就要干伦理,就要干伦理图片,就要干伦理视频,就要干伦理下载

小妮子新作:第九天堂(记忆之卷).TXT


小妮子新作:第九天堂(记忆之卷).TXT

本文章下载于Txt66.5566a.com

【内容简介】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

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

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

无数次在放弃和继续中徘徊,只为了那句很美很美的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正文】

  庄园

  作者:任染

  正文

  第1章

  又见夕阳了。

我坐在庄园主人房的小偏厅内,痴痴的看那夕阳余辉下,漫天的红。

又是一天的结束啊。

  记得当年庄恒计划在这半山建起这庄园的时候,香江大半的知名设计师蜂拥而至,一波接一波的呈上规划图纸,轰轰然然的弄了好大一阵子风波。

然后停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下文。

图纸,悬着;地,空着;人心,吊着。

在等待定论的那段时间,仿佛整个香江最大的事情就是等着看庄家的大宅怎么建,建成个什么样子。

建筑师们在等,因为搭上庄氏,意味着平步青云,声名大振;各大世家在等,因为庄园的建成直接意味着他们是否也要动工动图,总不能一下子被庄家比下去太多;小市民们在等,等着看又一个豪门神话诞生,然后丰富他们茶余饭后闲谈的资本;就连移民局都在等,等着把那些预留好的顶尖级的菲佣们送到庄园来。

说是免得我们到时候再申请耽搁功夫了------真真是好笑。

谁不知道今时今日香港有多少家庭等着请菲佣,移民局的轮排队伍长的都望不见个头。

我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施蕴晴的家姑就有一次为了抢一个菲佣,逼得她施二小姐亲自跑了一趟移民局。

  既然大家都等着,那些五花八门的新闻媒体就更加不会闲着,一天到晚亢奋至极。

只要是个姓庄的抓着就拍。

简直把我们那时在浅水湾的家门口当集体宿舍使了。

惹得董穆怡对着我嗔怪连连,『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我们新闻界所有的记者啥也不用干了,就猫在庄氏门口等着你们家庄恒指点江山,我们跟着疲于奔命好了。

反正也是财经、政治、社会外加娱乐四位一体了。 』

我回她,『那敢情好,反正孔子说的,天下为公,是为大同。

难得你们这群人也有众志成城的时候------ 』我话都还没说完,就遭了她一个大白眼。

  你也体谅体谅我们,让庄恒利索点公布得了------ 』穆怡不跟我闲扯,又把话给饶了回来。

我嗯嗯的敷衍了,心,却是苦的。

庄恒,我的丈夫阿,他的心哪里还在这庄园之上阿。

骆清珏据说是病了,病得挺重的。

庄恒这些天在他的金屋和医院来回的跑,哪还有半分的心思分给我,和他承诺给我的庄园,我的家。

当初的承诺就这么硬生生的跳了出来。

  蕴茹,我总有一天我要给你一个我们自己的家,就叫蕴园好不好? 』沉厚的男声似在耳边响起又似远远传来,清澈鉴定的眸子,清晰的倒映出我的身影 。

  『不,叫庄园。

我可是庄恒的妻子呢~ 』我娇笑,却不失坚定。

他怔了怔,半响,拥我入怀。

再无话。

  那时的我是快乐的,我是单纯的,我看不出我丈夫眼里的那丝复杂。

那时庄宇庄楠都还没出生,我的整个世界就是庄恒,庄恒。

  第2章

  叩门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门开处,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妈妈 』,那个声音唤我。

我甩了甩头,怎么又想起这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来了。

懊恼得笑笑,冲着我的儿子,庄楠。

就要干伦理,都二十岁的小伙子了,真快。

他在美国斯坦福商学院念大二,放圣诞节的假回来,被他的父亲带在身边,放在庄氏学习。

『妈咪,你怎么又一个人在这里吹风阿,灯也不亮一盏,会着凉的 』,我茫然望向窗外,是啊,明明刚刚还是漫天的夕阳的,怎么一阵子全没了,全黑了。

看向皱着眉头,一脸不认同的样子的儿子,我不禁失笑了。

怎么,二十岁的孩子,已经要开始保护母亲了吗。

『你一个人回来的? 』我试图转移儿子的注意力。

『爸爸到书房去接电话了,让我先上来看看你。

荣妈说你今天没有去医院,也没有下过楼----- 』儿子边说边体贴的把我半拉半扶起来。

『好妈妈,都快七点了呢,你还不换衣服。

晚宴可是八点半就要开始了呢。 』

『我-----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之所以没有去医院,扔下我的急诊室,好像就是因为晚上有个什么高官的宴请吧,答应了陪着他们父子一同去的。就要干伦理,就要干伦理图片,就要干伦理视频,就要干伦理下载

『不就是不知道什么来头高官吗?至于要你妈妈提前几个小时准备吗?难道那种不知名的官能比你妈妈还有见头? 』我一边四处找表,一边冲儿子说。

『什么不知名的高官啊?是特首啊。

澳门那边的经济财政司司长来港,我们要出席特首招待他的晚宴啊。

要不然爸爸怎么会知道你不爱去这些活动还一定要你放下医院的事,陪我们一起去啊? 』哼哼,再怎么沉稳持重,毕竟还是个孩子,这么小破点事儿,也值得他用四个啊?好啦,我承认,这是比小破事儿还重要一点的。

正想回说他两句,就听到沉沉的一声稳稳传来,『蕴如,怎么了,不舒服吗? 』接着,我被拥入了一个暖暖的怀抱。

不再是楠儿那般的阳光气息,而是那种让人安心的,平和的气息。

呵呵,我的丈夫啊。

上天造人,似乎就有那么得天独厚一说。

身后的这个男人啊,岁月荏苒似乎只让他凭添了沧桑的魅力,越发的成熟,越发的坚韧。

商场如战场,他却偏偏不染那股子铜臭气,满身的儒雅翩翩。

我早已过了那十五二十的冲动岁月,早已退却了那沸腾奔驰的激情,甚至连心都已经让他硬生生的伤了个七零八落,可这个怀抱却依然让我眷恋如初。

『伤情处,决绝的转身,让他看着我,绚丽的退场。 』

这话是女儿庄宇十六岁第一场初恋失败后,在我和庄恒面前,毅然决然抛下的。

说完后,她便潇潇洒洒的和同学冲去了北京。

说是要用五千年的文化来沉淀自我。

她倒是无心之说,可引得我和她的父亲一阵惆怅。

尤记得庄恒听完后,半响做声不得,只呆呆的看我,若有所思。

而我,只能苦笑。

我的女儿阿,口含金匙而生,你怎么会懂什么是伤情,什么是决绝,又怎么才算是退场阿。

不过,不懂最好,我只愿这一世你都不会懂,妈妈是懂了,痛得麻木。

我轻轻的闭眼,耳边传来关门的声音,我知道,儿子退出去了。

我感觉到他用下巴小心的试着我额上的温度。

然后轻轻的晃晃他怀中的我,『不烧啊,不舒服吗?下午又吹风了发呆了是不是?这么爱发呆,怎么当医生啊。

还是叫崔炯来看看吧---? 』说着,就要打横抱起我。

如此这般的体贴阿,属于我吗?我叹息着睁开眼,对上一双深深的眸子,在他的眼睛里读出了关切。

关切是吗?我自嘲的笑笑。

长久以来,我不就是靠着这点半猜半悟得来的温暖过过来的吗。

『我没事 』,我拉住他,『哪有那么娇弱的阿。

叫崔炯来干什么。

人家就算是家庭医生总也要有自己的私人时间的吧,更何况我不是个医生? 』庄恒摇摇头,笑了。

『是谁说的,医不医亲的阿? 』他伸手抚了抚我散落在肩上的头发,笑着打趣。

然后摸了摸我的脸,说『还是躺一会儿吧,脸色不好呢。

嗯? 』『得了吧,那你的晚宴怎么办啊,对了几点了阿? 』我猛然记起他进来之前,我好像在找表看时间,以安排安排换衣梳妆的。

被他这么一进来全给打乱了。

『呀,都七点半了, 』我就着他的手一看,嚷了起来。

『没事儿,反正不重要。

我自己去就行了。 』

他答得毫不犹豫。

我又是一阵酸楚,是啊,想这香江的上流社会多难得才会见到一次庄恒先生偕夫人同时出现阿。

是体谅我不乐于应酬,怕也是因为不想要惹他的骆清珏难受吧。

毕竟,就算她有齐了贵妇的一切金钱,珠宝,豪宅,可独独就是缺了个名份。

不过这么多年了,庄恒始终是没有跟我提过要名正言顺的让她入门。

由着她和她的女儿在他的金屋里过她们的富贵生活。

而我呢,则幸免在名义上重蹈母亲的覆辙,可实际上呢?我跟母亲谁又更幸运一点呢?

『蕴如, 』浑厚的声音在头上响起,『不行,我还是要找崔炯来。 』

庄恒真的有点急了。

就要干伦理,我涩涩然冲他一笑,『我真的没事,好了,我为了今晚连医院都抛了,刚刚你儿子已经给我大惊小怪过了,别让儿子笑话我了。 』

说着,我挣脱他的怀抱。

按下室内电话,『福庆吗?你通知joey带几个人到化妆室等我------- 』『夫人,需要林小姐带着服装过来吗? 』『嗯 』。

我看了眼靠在窗台边似笑非笑的丈夫。

不愧是跟了我十几年的老佣人了,连我懒得自己再去我那间直可以看得人眼花缭乱的衣帽间去抓一件像样的晚礼服的陋习都一清二楚。

主动替我把梯子搬来了,我照着下就可以了。

说句实话,我那衣帽间我自己极少进去,反而是每天打扫的福庆比我进去的还多,大概也比我还清楚里面究竟有什么吧。

对我来说,医生的白袍外加休闲的套装更能引发我的兴趣。

然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Chanel、ChristianDior、Gucci、LV,总是会定期送她们最新的服饰过来。

从头到脚,无所不包,刚开始我还会皱皱眉,跟他们沟通沟通。

后来实在是烦不胜烦,听到的话太千篇一律了,『庄太太,您真的好有气质,跟我们牌子的风格太像了 』,『庄太太,您穿的这件衣服是我们设计师专门为您设计,空运过来,全港仅此一件 』,『庄太太,您能穿我们品牌的服饰,实在是我们的荣幸。 』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于是乎,到了后来,基本上都是由福庆去应付他们,反正随便点几件,签个单,也就皆大欢喜了。

久而久之,庄恒的夫人是法国顶级潮流的坚决追随者的说法不胫而走,弄了个人尽皆知。

  有一次我到纽约去开医学会议,正好跟要赴美公干的穆怡撞到了一起。

各自结束工作,就结伴到第五街上去逛了逛。

结果翌日坐在返航的飞机上,我赫然看到了香港某报的特大独家,纽约第五街的常客-----香港庄氏集团主席庄恒夫人。

接下来便是对庄恒的财力估计,什么白手起家,跻身香港顶层社会,并入四大家族之列,势力版图跨越亚欧美三大洲。

然后便是对我的一番描述,什么极尽奢侈,挥金如土。

末了,才有一行小小的字,庄施蕴茹本人在港公立医院任职。就要干伦理,就要干伦理图片,就要干伦理视频,就要干伦理下载

估计就这一行字还是为了表示对庄恒没有老派守旧思想的大加赞赏。

这样的颠倒黑白直看得我瞠目结舌,哭笑不得。

  我确确实实并不经常上报,也不知道是穆怡照顾的好还是庄恒势力太大,平日里倒并没有什么狗仔队冲到医院来拍什么豪门主母的职业生活一类的东西。

也幸好是这样,要不然,我还不早就被我们院长兼我大学时的教授给开除了。

『夫人,林小姐到了。 』

福庆的声音传来,我转身往化妆用的小休息室走。

Joey是我的专属化妆师和置装顾问。

她有一家公司,有许多专业的人员,专门为上流社会的名媛贵妇们打点行头。

Joey早就退居幕后主持大局了。

只有我,她才会亲自服务罢了。

当然,她从我这里得到的酬劳,明里暗里也相当可观就是了。

Chanel、ChristianDior、Gucci、LV那些定期的服饰都是先由她挑选过才送到庄园来的。

光是着暗中的回扣,怕已是旁人朝九晚五拼死拼活可能都赚不回的辛苦钱了。

数字我不清楚,反正钱是庄恒付。

我们配合了多年,早已默契非常。

不必多说什么,她就可以将我的意思融会贯通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穿上了一件紫红色塔夫亮绸长裙,长发轻轻盘起。

搭配上孔雀蓝宝镶钻颈饰和戒指,宝蓝紫红。

对镜自视,40多岁的人了,倒看不出什么皱纹,雍容贵气,堪堪的大家风范,那形容连自己都是满意的。

儿子就常说,我们走在一起充其量是姐弟,谁会相信我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啊。

  然后我在佣人们的惊叹声中,走向等在大厅的丈夫,从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光芒中,看到久违的激情。

他小心翼翼执起我的手,护着我上了他那辆黑色宾利坐驾,然后吩咐司机开车。

我看着我们相扣的十指,不仅在想,此时此刻,他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吗?还是透过我的脸,看到另一个女人呢?我不知道,更怕知道。

骆清珏这三个字,怕是我永远的禁忌,他永远的牵挂吧。

『想什么呢? 』他问。

『哦, 』我回神,掩饰着问,『楠儿呢?不是说一起来的吗? 』『刚刚接了个电话,就告诉我说他美国的同学回港了,要出去。 』

庄恒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满。

我知道,他是想在这种重要的场合把儿子带在身边,让他好好历练的我轻轻的紧了紧他的手,笑道:『他才大二呢,回来就被你拘在庄氏,难得他有同学回港,你就放他出去玩玩儿吧。 』

我看着丈夫一脸的不以为然,噗哧一声笑了,『楠儿算不错的了,起码放了假还知道回港。

你看看庄宇,人一放假就飞了。

现在还不知道领着她的破背包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混着呢。 』

提起我这个女儿,我就一肚子的火。

好好的豪门千金不当。

偏要去念什么人类考古。

一天到晚借着考古的名义,实行她探险的活动。

还不到二十岁的人,小半个地球总是去过的了。

我倒不怕别的,就是担心她的安全。

就要干伦理,『放心,我叫人看着她的。 』

庄恒轻轻的闭着眼说。

用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我的掌心。

那一刹那,我仿佛在我铁打的一般的丈夫脸上,看到一种叫做疲惫的东西。

不自觉地,心,疼了。

香江的夜晚,永远是那么的五光十色,金碧辉煌。

车缓缓靠边停下,早有一队接待人员侯在车边,车门开处,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来:『庄先生庄太太晚上好--- 』

  第3章

  庄恒微微扯了扯嘴角,扬起一个惯有的弧度。

恩,很多报道称这个弧度为潇洒,也有媒体反驳说是内敛。

在我看来,不过是近乎于无奈边缘的放空罢了。

随后,他先下车,然后旋身扶出了我,揽着我的腰,我们并肩而立,微笑。

  眼前闪起一阵镁光灯,又不知毁了多少菲林。

我几乎可以想见,明天的大报小报上或多或少总要有我们的身影,再配上四个字,伉俪情深。

讽刺?是的。

外人眼中的我们再十全十美不过了,可骨子里,我们都知道彼此的遗憾在哪里。

他有,我也有。

  当晚的晚宴在半岛酒店的宴会厅举行,我们到的时候,正是晚宴之前的酒会。

  来的人已经很是多了,煞是热闹。

我跟着庄恒一路前行,所过之处,原本聚堆的人都会静下来,默默退到一边,让开路来。

那架势只差没有鞠躬致意了。

  我转头看庄恒,好家伙,他也不理会别人的退却,只轻轻颔首,笑得云淡风轻。

我不禁往四周一扫,虽然甚少出席这种场合,但二十几年庄恒夫人也不是白当的,三五七等一分,大致情况已经了然于胸了。

  哼哼,是谁说现代社会没有阶级等级的?都是废话。

干任何事,任何行业那都是有资历排行的。

不要以为有钱就都是富豪了,富也是能富出个公、伯、子的。就要干伦理,就要干伦理图片,就要干伦理视频,就要干伦理下载

高一级,压死一批人。

如此层层下压,恶性循环。

亏得那些局中之人还乐此不疲的在骄傲和谦卑中转换自我。

有时候在想,其实不能怪城中的那起中下级富豪们热衷于在五花八门的慈善夜宴出现,心甘情愿的当城内影画杂志的辅助明星。

原因无它,实在是,这种顶级场面,他们分量不够出不了风头。

恐怕他们连先围上来寒暄寒暄的勇气都没有。

那便退而求其次。

平时给慈善团体点小恩小惠,在那等慈善会上亮亮相,顺便过过被吹捧的瘾。

反正外行看热闹,一样的风光无限。

当当老子再去当儿子,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有益身心健康的。

  『你父亲在那边,去打个招呼吧。 』

庄恒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我的父兄就在前方。

不光是他们,韩氏集团的主席韩毅仁和夫人韩林秀玉也在。

我忙凛了凛神,随庄恒走了过去。

  『韩世伯,韩伯母,爸爸 』我一一招呼过去。

  因为我的原因,虽然财力相当,早已自成一方霸主,但庄恒在父亲和韩毅仁面前一直持晚辈礼;也和大哥他们以平辈礼节相交。

  父亲是真有些显老了,满头的银发,瘦长的身形,跟站在一边的大哥施逸辉形成鲜明的对比。

开句玩笑,如果以肚子大小论身家,我大哥怕是雄冠香江了。

我从小就说,他是典型的好逸恶劳,好吃懒做。

倒是庄恒不知为何每次对大哥,就像如临大敌一般,从来没有半分的小觑,连那笑中夹杂的都是几分谨慎。

  韩毅仁世伯算是从小看我长大的长辈了。

记得小时候,父母之间开玩笑,总爱将我和韩世伯的长子韩栎斌配在一起。

就要干伦理,记忆中的栎斌总是那么苍白,温柔的冲我笑,陪着我学琴,陪着我练舞,由着我嬉笑打闹。

然而,就在我懵懵懂懂还不明白情为何物的时候,他走了。

永远的走了。

突发性心脏病。

他甚至没有等到我告诉他一声,我喜欢他,就这么一声招呼也不打的走了。

留给我原本明亮的童年时代一个惨淡的结束。

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立志当一个医生,当一个可以救人的人。

  一晃都将近三十多年的事情了。

父亲跟韩伯伯都已然英雄暮年,我们这一辈也早已站在时代浪潮上呼风唤雨了,甚至连我们的孩子再过几年都可以成家立室,独挡一面了。

这怎能不让人惆怅万千,感慨万千呢。

  我含笑而立,静静的听庄恒和他们闲谈。

这些男人,聚在一起,谈得最多的除了生意就是香车美女。

每一届各种各样的小姐还没选之前,资料倒是早早的就已被送到这些人案前了。

庄楠有一次到施氏去,回来就说在他舅舅办公室看到了多少的美女资料。

当时庄恒就在一边促狭的笑着,我狠瞪他一眼,悻悻地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正百无聊赖间,看到远处穆怡冲我眨着眼,遥遥举杯,笑得开怀。

我低声跟庄恒交代了一声,再向韩氏夫妇和我的父兄道了声『失陪 』,便向她走去。

  『庄太太,大驾光临,半岛添辉阿。 』

她调侃着道。

  什么话?。

这女人,简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一边大大的摇头,一边大肆的打量这位新晋的新闻局高层。

只见她只穿着一身简单的白锻锦绣小鱼尾袭地长裙,银色系列的手链,手袋和银色高跟鞋完美点睛,搭配她的黑色直长发和轮廓分明的五官,传达出极致的个人气息。

  『你看什么呢? 』她有些奇怪。

  『如此尤物,我见犹怜阿。 』

我大大的笑叹。

  毫不意外的,看她瞬间红了脸,手作势就要来掐我的腰。

我轻轻闪过。

拉了她的手,往一边走去。

  穆怡是我的死党,从大学时候一直到现在,认识20多年了。

她是看着庄宇庄楠出生的。

说来好笑,她学新闻我学医,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行当;她热情如火我则沉静如水,水火不相容的两种性格;她家势普通我则贵为施家嫡女,在我们那个年代又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就要干伦理,就要干伦理图片,就要干伦理视频,就要干伦理下载

恐怕唯一相称的就是容貌长相了吧。

  我从小就是施家最耀眼的公主,那耀眼是绝非施蕴晴可以比的。

服侍了母亲一辈子的老佣人阿福是这样说的:『二小姐何止差了大小姐几个等级,那差的事是气质,是整副的身家背景。 』

福姨一直对那个正正经经经过母亲允许给母亲奉过茶,磕了头进了施家门的女人耿耿于怀。

每当我喊那个女人一声容姨的时候,福姨就会收起对我的笑脸,仿佛我干了什么背叛正义,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我总是又好气又好笑,暗自腹诽,母亲都不在乎了,您又气个什么劲儿啊。

可心里却始终为福姨对母亲的这份儿心感动着。

福姨说我比施蕴晴漂亮几个等级,这话里肯定有着几分的夸张和护短。

父亲的那位二房,可是当年上海滩有名的交际花,为了避战才到了香港,又在这灯红酒绿的香江插上了一面花国旌旗。

几经铺排,引得我财大气粗的父亲做了入幕之宾,没过多久就传出怀上了施家骨肉。

于是堂而皇之的约见施道林夫人----我母亲,摊牌,入门。

这其中的手段实实不足为外人道矣。

有这样一位花国之魁为母,想见得施蕴晴也可算得是美人一个了。

当然,我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穆怡呢,除却标治的五官不谈,光那一身慑人的气势,散发的活力,和我并肩往那一站,半点不输给我。

  就这样的两个人,撞在了一起,拴在了一起,整整的二十多年阿。

就要干伦理,  这么多年来,多少那起所谓的豪门贵妇整天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说三道四。

言语之间皆是指责穆怡的。

 

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